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陈先生和程太太

时间:2014-02-15 来源:悦文网 作者:不详 阅读:加载中..

 

第一章  

【1】
    三月十二日,植树节,陈先生的生日这天,他们结婚了。  婚期是陈先生定的,他之前和程小姐商量的时候说:“不能定在情人节那天,也不能定在你生日那天。”
  程小姐奇怪的问:“为什么?”  “因为结婚纪念日我得送你一个礼物,如果日子重了,以后两个节日我就只能送你一个礼物,你多亏啊。”
  程小姐琢磨了一会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那也不能定在白□人节和你生日那天。”  “不,就在这两天里面选。”陈先生道,“这样你就少送我一个礼物,我又给你省钱了。你看我多会持家。”
  程小姐以示表扬的摸了摸他的头,陈先生也蹭得欢乐。  婚礼当天出了点小意外。按照流程,陈佑林先生应该先去新娘程依然小姐家接亲,被新娘的闺蜜一阵调侃加调戏之后他才能将新娘背下楼房,放到婚车上去。
  然而就在陈先生被闺蜜们狠狠宰割了一番之后,那群闲得蛋疼的女人终于肯把他老婆放出来的时候,程小姐家经年没有抹过润滑油的锁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背叛了组织。  门打不开了。
  任是里面的人如何推拉拨撩,外面的人如何捶打捅|拔,大铁门仍旧纹丝不动的伫立在他与新娘的中间,像王母的银钗将两人分隔在生死两岸。  众人慌出了满头大汗,吵吵着呼唤开锁公司。程小姐在门内扶额叹息,陈先生在门外不舍不弃的拧着钥匙:“你把我老婆给放出来,放出来啊放出来!把老婆还给我!还给我你个混蛋!”
  然而事实上,只有作者会给男主角开金手指,生活是不会这样做的。  所以任由男主角如何愤恨的折腾,最后还是只有等开锁公司的员工来了之后,他的老婆才终于被放了出来。
  理所当然的婚宴推迟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如序开场。  在中国结过婚的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个重体力活。繁忙了一天回到家,新郎新娘洗完澡往床上一躺就各自会周公去了。
  第二天早上程小姐比陈先生先睁开了眼,她爬下床去熬了一锅粥,打扫了新房,布置好餐桌又去掀了陈先生的被子,将他踹下床去洗漱。  一起吃早点的时候程依然看见陈佑林的手有些抖,她拿过他的手一看,才知道这个笨蛋昨天拧钥匙的时候使了太大的力竟然磨破了一层皮,她叹息着帮他贴了创可贴之后,摸了摸他的头道:“结婚第一天我就给你用光了家里所有的创可贴,今天晚上你回来的任务就是买一包创可贴回来备用知道不?”
  陈先生乖乖的点了头,上班去了。  


 


 
【2】
  结婚之后程小姐变成了程太太。老实贤惠的陈先生从来不敢给程太太招惹什么麻烦回家。唯独今天这个下雨天破了例。  程依然看着陈佑林抱着湿哒哒的狗冷眼甩刀子一样扎在他的肉里:“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她叉着腰,拦在玄关,不准陈先生脱鞋进屋。
  “是……狗。”陈先生弱弱的答。  外面的闪电和雷声很唯妙的烘托了程太太的心情,她一瞪眼:“我不知道它是狗么!我问你捡它回来做什么?咱们俩白天都在外面上班,家里这么小,怎么养它?”
  陈先生和小狗一起望着程小姐:“可是,你不觉得它很可怜么?”  “嗷呜……”狗狗配合的搭了个腔。
  程太太揉了揉额头:“陈佑林,我说你也考虑考虑实际情况好吧。”  “它很可怜啊。你要扔了它么?”陈先生一脸颓然,眼里面亮晶晶的闪,“我娶了个铁石心肠的老婆。”
  “嗷呜。”  程太太额上的青筋跳了跳捏着锅铲想打人,但是看见陈先生的眼神她终是心软的一声叹息道:“好吧,我们今晚可以暂时收留它,但是明天一早就必须把它送走。”
  陈先生立马脱鞋进屋,将狗抱进了浴室:“那我们先谈谈暂时收留的事。”  “我说的是暂时收留啊,明天得送走的!”
  “总之就是收留的事。”  程太太无奈的叹息,她知道这个狗明天早上只怕是再难送走了。
  他们收养了生命中的第一只狗,给它取名叫肉球。程太太初时不大喜欢它,但相处的日子一久,程太太便完全被这只会挪动的白色肉球俘虏了。倒是陈先生先发出了抱怨:“咱们把狗送走吧,今晚的晚饭,你夹到它碗里的肉比夹给我的还多。”  程太太不以为然的拍开他的爪子,将狗狗抱到怀里来:“你不是自己可以夹么。”
  “我老婆都不爱我了。”  陈先生装模作样的抹了抹眼泪,却被程太太唾弃道:“当初是谁说它可怜要收留来着,现在在我眼里,你再如何卖萌装可怜也敌不过我的肉球了,一边儿去。”
  陈先生恨得直咬牙,自那以后家里便时常上演一个大男人和宠物狗争宠的事情,而每次,陈先生都只有惨败而归。当然,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纯洁的小狗还是斗不过出卖了肉体的阴险男人的。  

 

 

 


 
【3】
  这一日晚霞斑斓,是个美好的周末。程太太整理好最后一份文件,心里琢磨着她与陈先生已经许久没有约会了,她一盘算这月的用度,觉得去看场电影吃顿大餐应该还可以承受,便立即收拾了东西,往程先生的单位而去。  她没把这个作战思路上报给组织,本打算给陈佑林先生一个美丽的惊喜,哪想陈先生倒先给了她一个惊吓。
  程依然倚在自家的车门上,看着从车库电梯走出来的一对男女,男人扶着女人,面色有点焦急,女人笑着假意说没事,身子却一直往陈先生怀里靠。  程依然挑了挑眉,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公然的挑衅。
  她拨打了陈佑林的电话,看见他有些手忙脚乱的接了,她问:“在哪儿呢?”  “依然,我今天闯了祸,回不了家吃晚饭了,你……”陈先生一抬头,看见似笑非笑打量着他的程太太,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扶着女同事的手灼烧一样难受。
  “哦,你闯什么祸了,说来我听听。”  电话里的声音和面前的程小姐的声音一同传入耳朵。陈先生收回了扶着女同事肩膀的手,摸着脑袋笑了笑:“啊哈哈,就是,不小心把人家给绊倒了,正要送她回家呢。”
  程太太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女同事的身上。女同事瞬间便明白了两人的关系,她颇为尴尬的站直身子,连头也没敢抬一下便道:“我……呃,不用麻烦了,我打车回去是一样的,一样的。”说完利落的离开了案发现场。  程太太状似不解道:“唔,我见她腿脚挺利索的。”
  陈先生也颇为惊讶的点了点头:“是啊,刚才还挺严重的……”  程太太斜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上了车,陈先生灰溜溜的坐到驾驶坐上。一路上程太太只顾着看窗外的风景不说话,陈先生憋了许久才道:“要不待会儿咱们去一下超市?”

  • [编辑:xunmoban.com]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