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老李的故事

时间:2014-02-11 来源:悦文网 作者:张亦 阅读:加载中..

     老李是我的大学的师兄,至少曾经是我的师兄。
  
  老李,是个文艺青年,纠结的文艺青年。披肩的长发,浓密的胡渣,土的掉渣的衣着,基于这些表象,对于他是个文艺青年,我未曾怀疑。认识他的时候,他刚好在学校的杂志社做编辑,很多人对此可能肃然起敬,其实他就是在里面打杂的,虽然他自己一直没有承认我的这个看法,显然,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他这些。纠结的文艺青年,在于他看似谨慎的文字概念,那个时候的他总会在凌晨一两点,对着电脑屏幕几个小时后忽然发出一些低智商的言论,比如“就是这样,这里就应该用感叹号,而不是句号。”每当这个时候,他周遭烟雾缭绕,仿佛神仙一般让我又崇敬又万般难过。他说过,抽烟是他的第二生命,因为他敬重的作家是郁达夫。一张总是擦着脸颊汗水的手帕与永不离手的香烟,便是文字灵魂的出处。毕业两年后的某一天夜里,接到他的电话,没有寒暄,便问我:你看了新拍的《精忠岳飞》吗?不等我回答,他又自语道,又一部经典在世俗的谩骂中结束。说完便挂了电话,留我在电话这头半天回不过神来。这一次的对话纠结于他很小的时候父亲给过他一本《说岳全传》的小说,一直被他奉为经典。
  
  老李,很喜欢喝酒。大学寝室里每隔两天便会有一场酒会,说是酒会,其实就是几瓶白酒几包花生瓜子的集合,以及一群始终在他周围的朋友。酒量是很好的我,每当这个时候,都异常惆怅,可每次都无比愉悦。老李总不会让我喝太多,况且此时的他会让我觉得他活着。平日的老李沉默寡言,眼神中总透出一股让我也跟着一起忧郁的颜色。他喜欢带着我去酒吧坐坐,点几瓶啤酒,一杯一杯地喝着,我总感觉他要到这些地方找寻什么。我也问过,他只是笑笑,说:喝酒。没等我酒杯端正,他已经喝完继续着下一杯。喝完酒,带着我走在小路上一言不发,只有回到寝室才会说一两句话。他或者说,这是一次旅行。或者问我,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假的。接着便倒头睡去,醒来之后,一句既往,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但未曾使我自己感到悲伤。
  
  老李,很讲义气。在我刚到大学校园那天起,他便告诉做人要讲道义。他的道义在于带着一帮子人为一个人出气。他的道义在于似乎任何人、任何事在他的世界里可有可无,却总是不可或缺。我不止一次想要知道在遇到我们之前,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关于过去,他很少提及。于是,我便不了解他所谓的道义。唯有两次让我异常深刻,一次一个朋友顺不过气,他便带着人,围了另外一个大学的校门,愣是吓得那些人门儿都不敢出;一次并未见到现场,只听他打电话给别人说,今晚喊三十个人,我就不信能怎样。那个时候的我并不了解他的世界,只觉得他的世界可能比任何人都寒冷。
  
  老李,也是谈过恋爱的。见到的,听到的有两次,不过据江湖传闻都惨烈无比,第一个女朋友仅和他分手一个礼拜,便投入他人的怀抱。老李有些生气,生气不在于谁提出的分手,而在于还没等把记忆理顺,他人已忘却得一干二净。从此之后,老李感觉自身存在感如此微弱,便“带发修行”,少近女色。也就是在此之后,很多时候,我总感觉老李仿佛不存在。要么一整天不见人影,要么总在半夜出现在阳台,抽着烟,偶有几声叹息。彼时,我想在老李的心里他已经死了。第二个女朋友,机缘巧合之下老李甚是喜欢,拉着女朋友到处给朋友介绍,相处一年之后,听说分手了。某天晚上我们去打台球,我问他,怎么分的手?他说了一句直到我毕业后才明白的一句话,恋爱是有钱人的游戏。毕业两年后,我问他,要怎样开始恋爱。他说,他自己都快忘记那种感觉了。
  
  老李,喜欢流浪。他跟我说,他小时候就有过一次流浪的经历,途径一个红绿灯到达马路对面的姑妈家,从那以后,他便幻想着长大后走遍名山大川,或许旅途中还能遇到一位志趣相投的姑娘,走累了,便结婚生子。把他们彼此的故事写下来,然后告诉子女们他们的经历。最后,他长大了,忽然发现,总有一股力量让他举步维艰,追求的不再是沙漠中一堆木火,一个蓬头盖面、胡渣满嘴的自己。渐渐地他的文字里消失了这两个字,春节前夕,跟他见了一面,说起了这些,他说:年少无知,不提也罢。
  
  老李,喜欢速度。喜欢骑着摩托车到处晃悠,总幻想着自己能有一辆“1988”骑上318国道,身后依偎着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姑娘。一边搂着他,一边笑着撒娇说,你就这样开着,我们一起到海角天涯,我会站在海边大声对你说,你是我一辈子的英雄。回到现实,因为一次意外的骑行,让老妈禁了骑,永远不能再骑,还让他发了誓。自此,老李只要看到身后带着美女的摩托车,便无比恼怒。总是无比邪恶地期待他们像他一样,因为意外禁骑。他们身后的某一个姑娘将来的某一天会出现在的座骑上。每次我们带着他到处晃悠的时候,他总在后座上,吹着“春天在哪里”调子的口哨,让我无比觉得丢人。
  
  我了解的老李就这么多,关于他的过去,我知道的只是一条漆黑的巷子和一个姑娘。关于他的将来,期待着做他喜欢的自己。

  • [编辑:xunmoban.com]
  • 分享到: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匿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